三國東吳老將程普:東吳軍中最重要的三代老臣

  提到江東名將,也許大家第一印象就是周瑜,陸遜等五儒帥吧,但是在大家對周郎等人的稱贊聲中,卻有一位德高望重,智勇兼備的名將或許已經被大家所遺忘。他就是——東吳的三代老臣:程普。

  程普,字德謀。右北平土垠人。《三國志》記載他“有容貌計略,善于應對。從孫堅征伐,討黃巾于宛、鄧,破董卓于陽人,攻城野戰,身被創夷。”

  不錯,當孫堅剛開始出道時,最早跟隨孫堅南征北戰的孫堅軍第一將是誰?答案當然是程普無疑。在孫堅死前,周瑜還沒出道前,程普是當之無愧的坐著孫堅軍第二把交椅,軍中最受孫堅信任的將軍,無疑當屬程普。就好像是夏侯敦在曹操軍,關羽劉備軍中的地位一樣。

  程普跟隨孫堅討伐黃巾、董卓,所立下的汗馬功勞陳壽僅用三兩句話就概括了,但是我們眼前似乎卻依舊可以開到一位“有容貌計略,攻城野戰,身被創夷”的英雄的形象。

  也許他也有自己的夢想,就像夏侯敦輔佐曹操,關羽輔佐劉備的夢想一樣,程普一定也有著自己輔佐孫堅成就霸業的夢想。只可惜天不作美,孫堅的英年早逝對程普來說也許是最大的一次夢想幻滅。比起程普來,關羽,夏侯敦他們是多么的幸福,至少他們的主公沒有那么早去見高祖。

  但是,孫策的成長,也許讓夢想幻滅的程普從新燃起了希望,從新燃起了新的夢想,那就是——輔佐孫策完成孫堅未完成的霸業。

  論年齡,孫策似乎可以叫程普伯伯了,可是程普卻心甘情愿地為孫策效力,甚至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記得《三國志》里記載了這樣一件也許鮮為人知卻又意味深長的事:“策嘗攻祖郎,大為所圍,普與一騎共蔽扦策,驅馬疾呼,以矛突賊,賊披,策因隨出。”

  當孫策與祖郎交戰遇險時,程普第一個念頭便是死命保護孫策,因此才有了程普“與一騎共蔽扦策,驅馬疾呼,以矛突賊,賊披,策因隨出。”

  這件事里,程普他賭的是一個新的時代,新時代的希望就是眼前的孫策,他不愿再次嘗到理想幻滅的痛苦,他寧愿自己舍命也要保護自己對新時代的希望與賭注。終于,他成功了,他的勇猛與毅力成功地保護了孫策,也保護了自己對新時代的希望。

  之后,便是程普隨孫策一起出征江東。

  “從攻廬江,拔之,還俱東渡。”

  “策到橫江、當利,破張英、于麋等。轉下秣陵、湖孰、句容、曲阿,普皆有功,增兵二千,騎五十匹。”

  “進破烏程、石木、波門、陵傳、余杭,普功為多。”

  “策入會稽,以普為吳郡都尉,治錢唐。”

  “后徙丹揚都尉,居石城。復討宣城、涇、安吳、陵陽、春谷諸賊,皆破之。”

  “后拜蕩寇中郎將,領零陵太守,從討劉勛于尋陽,進攻黃祖于沙羨,還鎮石城。”

  從以上這些史料可以看出,程普在輔佐孫策打江東的過程中又是多么地賣力——“普皆有功”,“普功為多”這樣的記載雖然過于籠統了,但是,隱約之間我們依稀可以看見孫策軍中一位揮舞長矛,率領士兵奮勇陷陣的老將。

  《吳錄》記載孫策討伐黃祖后的上表說:“臣討黃祖,以十二月八日到祖所屯沙羨縣。劉表遣將助祖,并來趣臣。臣以十一日平旦部所領江夏太守行建威中郎將周瑜、領桂陽太守行征虜中郎將呂范、領零陵太守行蕩寇中郎將程普、行奉業校尉孫權、行先登校尉韓當、行武鋒校尉黃蓋等同時俱進。身跨馬櫟陳,手擊急鼓,以齊戰勢。吏士奮激,踴躍百倍,心精意果,各競用命。越渡重塹,迅疾若飛。火放上風,兵激煙下,弓弩并發,流矢雨集,日加辰時,祖乃潰爛。鋒刃所截,猋火所焚,前無生寇,惟祖迸走。。。。。。”

  這份上表,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零陵太守行蕩寇中郎將程普” ,此表描述的是孫策率領周瑜、程普等手下與黃祖及劉勛大戰的情景。我想,當程普像表中描述的一樣,沖鋒陷陣,不避艱險,將敵人的尸體踩在腳下,當他將孫策軍勝利的旗幟插上敵人的城樓時,他是多么的自豪。他可以堅信自己對新時代的賭注沒有錯,他對新時代的憧憬依然是那樣的唯美。

  經過這么多年的戰場磨練,再加上自己本身的智略勇武,程普儼然已經可以稱為是江東的第一名將了。但是意外的是,周瑜的出現,讓程普的光輝從此被掩蓋住。

  憑著周瑜本身的才能以及與孫策的結拜關系,儼然一加入孫策軍就坐上了第二把交椅的位置,而程普的光輝就從此被湮沒了,孫策口中也許滿是對周郎才能的贊賞,而父親留給自己最寶貴的財富之一——程普,也許在孫策眼中已經不那么受重視了。雖然憑著資歷,程普在孫策軍中的地位還是很高,但在主公心目中,卻不是第一信任與肯定的下屬了。

  不過,在打下江東后不久,程普又面臨了其人生第二個大的打擊,那就是孫策的去世。

  這個消息對于東吳每個將軍與大臣來說都是個晴天霹靂,但是對于周郎等人來說,這還只是第一次體會喪主之痛,而對于程普等老臣來說,這卻是第二次了。

  又一次理想的破滅,程普開始懷疑上天是不是總是和他過不去,為什么他曾經舍命保護的新時代的希望就這樣又扔下他走了。

  一個人活著,總是有所寄托和希望的,老天兩次將寄托和希望奪走,這對程普是多么的殘忍。

  孫策對自己的繼承人孫權留下的托孤之言中,提及讓張昭輔佐孫權,而周瑜也以中護軍的身份和張昭共掌事。孫策臨死前,只字未提及程普等父親留下的第一代老臣,但是程普依然默默地為孫家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三國志》里記載:“策薨,與張昭等共輔孫權,遂周旋三郡,平討不服。又從征江夏,還過豫章,別討樂安。樂安平定,代太史慈備海昬,與周瑜為左右督,破曹公于烏林,又進攻南郡,走曹仁。拜裨將軍,領江夏太守,治沙羨,食四縣。”

  這一段是記載了孫策死后,程普輔佐孫權的情景。雖然自己的夢想再一次破滅了,但是程普還是毫無怨言地為孫家效力,哪怕孫策的遺言中沒有囑咐他任何事,他也毫不猶豫地為孫權效命,孫權也許是他這輩子最后的賭注了。

  終于,公元208年,東吳面臨了有史以來最大的考驗,那就是曹操的南征。看著自己親手為主公打下的江山面對這如此的考驗,程普當然不會像張昭一樣主張投降。武將的心情豈是那些文人所能了解與體會的。終于,孫權決定與曹操開戰了,程普被任命為右都督,左都督是周瑜,論地位,兩人平級,但是史書卻還記載了一句“事決于瑜”,也就是說其實還是周瑜說了算,程普類似于周瑜的副手。

  面對這一切,程普心中的確是有所不平,所以南郡之戰前一直與周郎關系不是很好,呂蒙在日后都對孫權提及“昔周瑜、程普為左右部督,共攻江陵,雖事決於瑜,普自恃久將,且俱是督,遂共不睦,幾敗國事”,呂蒙此話,雖然有夸張成分,但卻應該是當時程普和周瑜之間的關系的真實寫照。不過,三國志似乎也沒有記載程普有什么太過分的舉動去為難周郎。倒是江表傳記載了程普“頗以年長,數陵侮瑜。”而周瑜則是“折節容下,終不與校。”所以,身為左右都督的兩人一直處于一種很難以言狀的關系當中。

  是的,周郎一個剛剛出道的年輕人,經驗戰功什么的比起身經百戰的程普來說的確是差一大截,但是一來就成了第二把交椅,程普當然會有所不服。也許有人說程普心胸太狹窄了,我卻說這是程普忠于孫家的表現。為什么呢?因為程普之所以不服周郎,完全是因為怕周郎年輕,資歷尚淺,怕他只會紙上談兵,怕主公用錯人的緣故,而不是仗著自己的資歷什么的要和年輕人搶地位。 因為論地位,左右都督,在當時是平級的,而“事決于瑜”,則說明是周瑜拍板決定。我想,程普正是生怕周瑜年輕,怕他作出的決定會不夠成熟,才會與周瑜爭執的吧。

  在后來,經歷了赤壁之戰,南郡之戰后,發現“敗曹操,走曹仁”的周郎的的確確是一個軍事奇才而非紙上談兵之輩時,程普對周郎的態度馬上就有大的轉變,兩人馬上成了好友——普后自敬服而親重之,乃告人曰:“與周公瑾交,若飲醇醪,不覺自醉。”

  這個時候,程普也許發現了時代的繼承人了。是啊,孫策走了,還有周瑜這樣杰出的年輕人存在啊。程普這時也許也已經意識到自己老了,江東的霸業也需要杰出的年輕人來繼承,也許他這時又已經將江東的未來的希望托付給了周郎,他要賭的是一個新時代,是江東的新時代。

  然而,命運卻總是作弄著程普。南郡攻下不就后,周瑜也因病辭世。。。。。。

  年輕的人啊,卻總是比老一輩先走一步,這是為什么?這也許程普在代領周瑜生前的南郡太守時,最常想的事情吧。

  后來,孫權采取了魯肅的建議,把南郡借給劉備——“權分荊州與劉備,普復還領江夏,遷蕩寇將軍,卒。”。程普離開了他和周瑜都治理過的南郡,回到了江夏。命運對程普總是很殘酷的,自己沒能開創的新時代,他把希望寄托給了年輕一輩,但是年輕一輩卻比他還先走一步。程普這時也許真的已經老了,承受不了那么大的打擊了,終于他于江夏逝世,告別了這個殘酷的世界。

  孫權稱帝時,也追論程普昔日的功勞,封了程普的兒子程咨為亭侯,雖然不及周郎的夸贊“非周公瑾,孤不帝矣”,但可見孫權對于程普的功績還是持肯定態度的——“權稱尊號,追論普功,封子咨為亭侯。”

  后記:江東多名將,但是由于三國演義的影響導致許多人認為東吳少猛將,少良將。但是我覺得程普絕對是一個不輸給關羽,曹仁等人的文武雙全的名將。陳壽做三國志時,把程普黃蓋韓當蔣欽周泰陳武董襲甘寧凌統徐盛潘璋丁奉合并為一傳,并稱為“江東虎臣”,也就是現在俗稱的“江東十二虎”,而程普居十二虎之首位,其地位可見不亞于民間流傳稱呼的“蜀國五虎”的首位關羽。

  最后附錄一篇吳鼓吹曲——《伐烏林》,以紀念程普的赤壁、烏林之功:

  曹操北伐,拔柳城。乘勝席卷,遂南征。劉氏不睦,八郡震驚。眾既降,操屠荊。舟車十萬,揚風聲。議者狐疑,慮無成。賴我大皇,發圣明。虎臣雄烈,周與程。破操烏林,顯章功名。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發表評論

押大小单双正规彩票